相师神婿 连载中

相师神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不偷腥的猫 主角:陈墨叶子

《相师神婿》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陈墨叶子小说阅读

《相师神婿》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陈墨叶子的小说是《相师神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偷腥的猫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打卦问天折寿元,看相摸骨损招子。麻衣陈氏一脉因泄露天机太多,招致天谴,应验在我的身上。爷爷为了给我续命,为保住麻衣道脉,以‘绝命卦’,为我订了一门婚事。二十年后,女方家因为得到了爷爷的绝命卦而大富大贵,一跃成为省城首富。可在爷爷过世的几天后,女方家突然退婚了。退婚的当天,报应马上来了.........

《相师神婿》小说试读

“陈墨哥,你不用解释的,叶青跟你开玩笑呢,你别介意。”一听我解释,叶子和叶青都着急起来了,我知道叶青是在开玩笑,但刚才那黑蛇来过,所以我也紧张,她说道:“这是咱自家的酒店,想吃啥点啥,想吃多少都没事,反正是咱们家的。”

“对不起,陈大师,我刚跟您开玩笑的。”叶青小脸都白了,赶紧跟我道歉。

“没事,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我微微笑说道。

“那就好。”叶子赶紧说道:“陈墨哥,你看看我给买啥了。”

叶青赶紧拿起那一个个的袋子,叶子说道:“衣服,皮带,鞋子,钱包,香水等等等等,以后经常会出入一些正式场合见一些人,所以这些行头还是要的。”

我点点头,也能理解,再看看自个的穿着,确实太普通了。

“谢谢。”

“谢啥啊,我们……”叶子话说到一半,又停住了,笑笑说道:“我给你买是应该的。”

“嗯。”

叶青见叶子扭捏的模样,取笑道:“哎呀喂,小姐,你还会脸红啊。”

叶子白了她一眼,笑骂道:“你个丫头,说啥呢?你要再敢取笑我,我让你给陈墨哥当暖床丫头,你信不信?”

“小姐,这话你也敢说,天啊。”

两个人又要打闹了,我耸耸肩,赶紧推开门,把餐车给推到门口。

两个女生赶紧拧着大包小包,进了她们的房间,关起门来,不一会儿,又传出来两个人的嬉闹声了。

“呀,小姐,你又长大啦,这文胸你穿不了了,归我啦。”

“你个丫头,小声点。”

“怕啥呀,你和他都快结婚了,早晚他会知道的。”

“你…小声点。”

啪的一声脆响,显然是叶子拍了叶青的**一下。

“哎呀,小姐,你好坏,我也要拍回来。”

“啊…不要。”

叶子娇呼一声,两人又闹起来了。

听见这两人的嬉闹声,我的耳朵有点烫,心猿意马的。

我看着地上的那些袋子,随手提了起来,也进了房间。

将袋子往桌上一放,回想起刚才那个画面,着实是冲击太大了。

我晃了晃脑袋,想什么呢!

躺下继续睡觉,然后睡到半夜,听到有人打开了房门。

我以为是那条黑蛇所化的叶子又来了,赶紧睁开眼睛。

但是瞄了一眼,竟然不是叶子,而是叶青。

她偷偷朝着床这边走了过去,我装睡,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

人还未到,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她悄悄的瞄了我一眼,我的脸能够感受到她的鼻息。

她的手伸进被子里,在我的胸口摸索。

摸到我胸口之时,手停了下来,发现我的心跳加速,她竟然出声:“心跳这么快,明显是装睡,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我一怔,竟然让她识破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小声问她:“叶青,你干嘛?”

“小姐白天不是说了吗?让我过来。”她说完,对着我抛媚眼,一副狐狸精的模样。

我一把按住她的手,冷声说道:“她那是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吗?回去,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没开玩笑。”叶青吐着香气说道:“小姐跟我说了和你的约定,说哪怕是结婚了,你们也不会同房的,但你是正常的男人,又有生理需求,怕你去外面找女人,所以就让我过来了。”

我吓了一跳,叶子真这么告诉她的吗?

不对,只怕是叶子试探我来着,搞不好她就在门外。

“我不需要。”我一把爬了起来。

“不,你需要。”叶青冷笑一声,说道:“我们嬉闹时,我撩起裙子,你眼神跟狼似的,你别以为我没看见。”

“你胡说,赶紧出去。”我皱着眉头,小声呵斥:“叶子是你家小姐,我是她的未婚夫,她又拿你当妹妹,对你那么好,你这么做,你对得起她吗?”

叶青站了起来,她穿着一套丝绸的睡衣,面对着我。

她妖娆的说道:“小哥哥,这件是晚上刚买的,我马上穿来给你看,好看吗?”

我赶紧转开视线,呵斥道:“叶青,请你自重。”

“陈墨哥哥,你别害怕,小姐今天累一天了,刚才她又喝了半瓶的红酒,已经睡死了。”叶青雪白的右腿跪在床垫上,呢喃道:“她是听不见的。”

“这么说,你刚才都是骗我的,你过来不是叶子的意思,而是你背着她的,对不对?”我转头瞪了她一眼。

“没错,她跟我说了你们的约定,刚才又说让我给你当暖床丫鬟,她不是开玩笑的,从小有啥东西,她都会和我分享的,她没把我当下人,你也看到了,我们关系很好的。”叶青快速凑了过来。

她的额头顶着我的额头,说道:“包括你,她也会和我分享的。”

“你最好马上离开,我当从来没有这回事,否则我不客气了”

“陈墨哥哥,你别这么凶嘛!”她笑骂道:“你看你,嘴里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我正准备伸手推她之时,突然闻到了一丝丝的怪味。

她的身上弥漫着香气,但这香气当中,却有一丝丝似有似无的怪味。

这怪味极其细微,一般人压根闻不出来。

这是…尸臭味。

我猛然伸出双手,抓住她的双肩,将其摁倒在床上,大声呵斥道:“你到底是谁?什么人派你来的?”

叶青吓了一跳,说道:“陈墨哥哥,你抓疼我了,松手松手。”

然而这时,我的房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

叶子瞪大眼睛看着床上的我们。

“你们在干什么?”叶子怒斥一声。

“姐姐,他欺负我。”叶青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他趁你睡着了,就想非礼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赶紧放开她,下了床,走到叶子的面前,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叶青中了邪术。”

叶子两眼布满血丝,眼里已经有了雾气,她说道:“陈墨哥,你真的让我很失望,被我捉奸在床了,却拿这种借口来糊弄我。”

“不是的,叶子……”就在这时,我也发现了叶子的异样,她的印堂发黑,明显不对劲。

很显然,叶子也中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