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连载中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涵饱饱 主角:赵蕴轩辕璃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小说 赵蕴轩辕璃全文目录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赵蕴轩辕璃的小说叫做《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涵饱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侯府嫡女赵蕴,医毒双绝,谋赛诸葛,可惜上辈子瞎了眼,竟然喜欢了一个渣男,倾尽心血帮对方夺得天下,最后却众叛亲离,落得身死地宫的凄惨下场。重生霸气回归,她带着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定要让这对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内宅倾轧,朝廷权谋,夺嫡之争,血雨腥风,赵蕴一路筹谋打脸,马甲换了一个有一个......摄政王权势滔天,神鬼莫测,她自求合作,本以为是与虎谋皮,却听耳边哨声轻响,红衣男子翩然落下,拥她入怀,面具摘下,露出与摄政王别无二致的脸庞,柔声唤她:“蕴儿,江山为聘,嫁我可好......”...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为妃作歹》小说试读

第13章

“王丁,你贴身的单衣为什么会有周姨娘专用香脂的味道?莫非真正与你幽会的那人,其实是周姨娘?”赵蕴厉声质问。

王丁吓的发颤,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紧张的打哆嗦,“不不不,不是的,我没有。”

“没有,那这玲珑春你作何解释?”赵蕴狠狠把单衣甩在他脸上,看向旁边不可置信的侯爷,“侯爷,你可听见了?这下人说,单衣是与其苟且之人送的,上面却沾着周姨娘的味道,那与之苟且的不是周姨娘还能是谁?”

侯爷震惊的看向周珠儿,眼中狐疑,周珠儿如今是又悔又恨,她扑通跪到地上,哭的梨花带雨,“侯爷,侯爷你不相信我吗?我的心里从来只有你,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赵蕴冷冷打断,帮她做了结论,“事实是你与王丁苟且,怕事情败露,于是联合诬陷我娘,结果没想到却留下破绽,被我抓中。如今证据确凿,周姨娘还是承认吧,侯爷或许能宽大处理呢?”赵蕴冷笑,将之前周珠儿对周柔说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

“不!”周珠儿大叫一声,拉着侯爷的袖子,疯狂解释,“侯爷,这是误会,一定是误会!肯定是丫鬟偷用了我的香脂,然后与王丁苟且,所以这衣服上才有玲珑春的味道!”

赵蕴不急不缓,看着她道,“也就是说,周姨娘也承认我母亲是被冤枉的?”

周珠儿的脸色瞬间青一阵,白一阵,现如今这局面,不管她能不能解释清楚自己的事,赵蕴都赢了。

“是......是我们误会姐姐了......”周珠儿咬牙切齿的开口,余光森森地看向赵蕴,恨不得将她剥皮吃肉。

她今天设计这一出,就是想要周柔被休,她占据主母的位置,明明就要得逞了!结果现在为了自保,她还得替周柔说话,内心真是一万个不甘。

赵蕴讥笑一声,眼神冰冷胸有成竹。如今局面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周珠儿的。

“那周姨娘可真是有意思了,于下,你管不好奴才,让她们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于上,不尊主子,事实还没搞清楚便来污蔑当家主母......”

“这事要是传出去,咱们君侯府的面子,侯爷的面子往哪放?”赵蕴这话掷地有声,骂的是周珠儿,话却是说给侯爷听的。

果然,侯爷的脸色瞬间变青,如果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周珠儿搞出来的大乌龙,那这般兴师动众的确是惹人恼。

侯爷再偏心周姨娘,此刻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也不能不顾君侯府的面子。

“荒唐!”侯爷指着周珠儿大骂,“几个奴才的事,也叫你闹成这样,实在荒唐至极!”

周珠儿吓的一颤,缩着脖子可怜兮兮看向侯爷,泪水簌簌地掉,“侯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管教好下人,可我也是想为您分担啊。”

“我看您在外面日理万机,回家还有一堆糟心事要处理,实在不忍,这才好心办了坏事,侯爷你就原谅我一会吧。”周珠儿哭的凄凄切切,说的好不可怜,侯爷脸上露出一丝不忍。

赵蕴在旁边冷眼旁观,扶着母亲起来。

“不管什么原因,周姨娘今日大闹小轩居,害的我娘受奇耻大辱,又让君侯府蒙羞。”赵蕴眼神幽幽的望向侯爷,“侯爷,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周珠儿一看事情不对,哭的更厉害了,脸上梨花带雨的,“侯爷,是妾身识人不清,你就饶了妾身吧。”

侯爷到底是心疼周珠儿,半响后还是扶着人起来,“这件事的确是你做得不对,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一场误会而已。把下人好好处置了,以儆效尤吧!”

赵蕴的手掐入掌心,都到了这个份上,侯爷还是在帮周珠儿说话,她娘在这侯府,就这般没地位吗?

赵蕴伸手拦住欲离去的两人,冷眸怒视着侯爷,“我娘因为她一个妾的胡言乱语受此侮辱,甚至哄的你休书都写了,你竟然想将此事轻轻放下?”

侯爷刚刚缓解的脸色瞬间铁青。

气氛阴沉下来,下人们一句话都不敢吭声,谁不知道侯爷是在偏心啊,可谁也不敢说。赵蕴这么直接戳破,侯爷脸上自然挂不住,难看至极。

“你是在质疑你老子我吗?”侯爷黑着脸沉声道。

赵蕴坚定的站在他面前,丝毫不准备放过周珠儿,“我只是想要一个公平。”

她冷言道:“按照府里的规矩,周姨娘以下犯上污蔑主母,管教无能闹出这等丑事,合该被赶出府去!”

周珠儿握紧手中帕子,恨不得掐死赵蕴,都到这个份上了,这**还咄咄逼人。

“侯爷今日若这般处事,就不怕传出去,外人听了,骂你赵侯爷宠妾灭妻吗?”赵蕴咬牙切齿的逼问。

“你!”侯爷气的浑身颤抖,不胜其怒。

今天这事的确是冤枉了周柔,他便也不追究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赵蕴非要和自己撕破脸争到底,果然是个逆女。

气氛剑拔弩张,两人纷纷不肯退步。

周珠儿忽然眼珠一转,凄凄切切低头跪下,惭愧道,“老爷,这件事是妾身做错了,妾身认罚。你也别责怪蕴儿,她是姐姐的亲生女儿,自然为姐姐着想。妾身自请禁足半月,给姐姐赔罪。”

侯爷早就因为赵蕴的步步紧逼心中窝火,对周柔那丁点被误会的愧疚早就没了,再看主动低头替自己解围的周珠儿,侯爷心头一软,之前的愤怒和不满早就烟消云散。

他温柔的扶起周珠儿,怒目看向赵蕴,“现在你满意了吗?”

说罢,扶着周珠儿拂袖而去,周珠儿挽着侯爷,眸子通红,弱柳扶风,整个人靠在侯爷身上,春风得意的样子,哪里像是去受罚。

赵蕴森然的目光盯着他们的背影,那一刻,她真想拿把刀将这对仇人砍了一了百了,但是疼痛的掌心将她的神志拉了回来,就这么砍了他们,未免太便宜她们了。

“蕴儿,你的手怎么又流血了。”周柔惊呼,看着赵蕴刚结痂的掌心再次裂开,眼中疼惜。

“母亲,您没事吧?”赵蕴无视手上的血痕,担心的看向周柔,对方的脸上的巴掌印分外惹眼,看的人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