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72萧沐月墨千城 已完结

90072萧沐月墨千城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晓芝麻 主角:萧沐月墨千城

萧沐月墨千城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萧沐月墨千城主角的小说

《90072萧沐月墨千城》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90072萧沐月墨千城》是晓芝麻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沐月墨千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儒雅温润的王侯,遗世独立,他也是天下人心中的战神,战无不胜,他,更是她的未来夫君。萧沐月说:谁知道那狗屁皇叔是什么鬼,没准就是一字眉,麻子脸,外加香肠嘴龅牙,想想都恶寒。可她却必须嫁,带足‘防狼武器’,嫁了。谁知,没派上用场——一日,侍卫来报,“王爷,不好了,王妃把您养的龙鲤都烤了。”“够吃?”侍卫一阵风中凌乱。又一日,“王爷,不好了,王妃非要霸占第一拍卖行,赖着不走!”“盘下,......

《90072萧沐月墨千城》小说试读

“真他~妈的晦气!”

“要不是看在侯爷的份上,我才不愿意送她回来。”

“话说,这妞胆子可真大,居然对小侯爷下手,要不是小侯爷仁慈,她早就身首异处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两个侍卫模样的男人,拖着一个女子,随意扔在路边,而后,驾着马车,从萧沐月身边经过,声音渐渐远去。

萧沐月并没有回头,她已经知道,这是侯府的马车了。

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红衣女子,奄奄一息,生死不知。

周围的人,纷纷脸色大变,露出嫌恶的目光,仿佛是瘟疫病毒,唯恐避之不及。

萧沐月走了过去,蹲身下来,轻叫了一声,“姑娘。”

一身红衣撕烂,衣服下,每一寸皮肤上,都布满恐怖的青紫淤色,令人不忍直视,虚弱的声音,仿佛随时可能死掉,她的唇磨得破皮,应该是很久没有进水的缘故。

“你为什么不离我远点。”

萧沐月淡淡一笑,“你死了么?”

红尘看着蹲身的女子,一身灰色衣衫,两眼雪亮雪亮的,那笑容就像春意料峭融化的冰雪,让她黯然神伤。

她冷笑一声,“莫非你也想染指于我!”

“……”

“不对!”红尘皱了皱眉,而后长长的舒了口气,“你是女的!”

只这两句话,都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却是肯定的语气。

“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力气!”萧沐月声音一变,换回女音。

前一世,她学过变声,只要不是专业的声波比对,人耳绝对听不出来。

红尘笑了,这大概是她这辈子,见到的最好看的笑容和最暖心的话,尽管是带着批评的口气,却让她脑中那根紧绷着的筋,断了,彻底昏睡过去。

可萧沐月却眉头一皱,赶紧伸手,探了探,还有呼吸,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这呼吸太微弱,任由躺在这里,最后一样是个死,该怎么办呢?

深吸一口气,萧沐月正打算将昏死过去的人,扶起,送往最近的医馆,就在这时,群芳楼的大门,嘭的一声打开了。

“在哪儿呢!死了没啊!”

“就在门口,让侯府的人丢在门口了。”

“吆,前几天还拼死拼活要去侯府,怎么着,被人赶出来,又想回我这群芳楼!”

一身艳红衣裳,妆容厚重的老~鸨扭腰走来,看到萧沐月,皱了皱眉,“哪来的苍蝇,赶紧走,我群芳楼的姑娘是你能看的!”

萧沐月道:“额……这是你们楼里的姑娘?是不要的么?能不能让我带回去!”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来人哪,把红尘这贱丫头,给我抬进去,丢厨房去打杂。”老~鸨一脸不耐烦,就算群芳楼不要,也不能便宜一个穷酸小子。

将女子抬进去,老鸨鄙夷得从门缝,扫视萧沐月一眼,砰得关上门。

萧沐月不由失笑

不过想起昏过去的红尘……萧沐月又挠挠头,刚才那死女人说,要把人丢厨房去……

“……”

那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不行,她去确认一下!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刚才那辆侯府的车,一路横冲直撞,根本视人命如草芥,这姑娘要去刺杀,算是为民除害!

更何况,她一定知道不少有趣的事情吧!

绕到群芳楼的后门,一处冷清寂静的巷中,萧沐月顺着墙上的凹凸不平,一跃翻过围墙,落在群芳楼的后院里。

后院显得几分寂静,不远处有人走过,萧沐月迅速隐入暗处。

“哎,你说红尘姑娘怎么被折磨成那样。”

“侯府啊,进去的,能有几个姑娘好好出来,不过红尘姑娘也太惨了。”

“妈妈也狠心,居然把人丢进柴房,我看,这样下去,命都没了。”

“可不是!”

萧沐月从暗处走出来,扫过周围的环境,脑中暗自勾勒出群芳楼的地势分布,目光又落在刚才走过的两个丫鬟身上,她们手里抬着的,应该是厨房的垃圾,那么厨房的方向,应该是……那个地方。

迅速闪身,往两个丫鬟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脏乱的干草垛上,红尘已经完全昏迷,不省人事。

柴房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上等的丫鬟偷偷进来,“红姑娘,红姑娘。”

丫鬟来到红尘的身边,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脸上担忧更甚,立刻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塞到红尘的口中。

可是,已经完全昏迷的红尘,并没有吞吐的动作,这样子,可急坏了一旁守着的丫鬟。

“红姑娘,红姑娘。”

“你这样喂她是不对的!”柴房里,突然多了一道男音。

丫鬟一回头,只见柴房的窗户被打开,一个穿着灰衣的小厮正站在窗前,目光清淡得在两人之间扫视,“你是谁?”

萧沐月正要上前几步。

“别过来!”丫鬟脸色不善。

萧沐月道:“你想她死么?”

丫鬟略一犹豫。

“我要害她,可不用特地来,只要在门口闹出一点动静,别说她,就是你也跑不了。”

萧沐月几步上前,蹲身,伸手就将红尘的后颈托起,“去拿些水来。”

不一会儿,丫鬟就递过来一杯水。

萧沐月拿起水杯,直接倒进自己的口中,然后对唇,将水强行灌下去。

一口水下肚,口中的药也顺着红尘的嗓子滚进肚子里,萧沐月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却冷不丁地被推倒在地。

丫鬟恶狠狠得瞪着萧沐月,骂道:“登徒子。”

萧沐月一阵恶寒,**,她还不愿意给人人工呼吸呢,更何况喂水这种恶心的事儿,这辈子加上辈子都没做过这么恶心的事儿,今天却做了。

可见丫鬟满脸敌意,她又不想解释,痞痞道:“你以为小爷谁都愿意亲。”

丫鬟顿时眼珠都要瞪出来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正在这时,草垛上,传来两声咳嗽的声音,“琴……儿。”

“红姑娘。”

红尘扫过周围的环境,她认得,这是什么地方,随即,又落在萧沐月的身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