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狂仙医 连载中

都市最狂仙医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游魂007 主角:林凡叶灵溪

《都市最狂仙医》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林凡叶灵溪小说全文

《都市最狂仙医》小说介绍

主角叫林凡叶灵溪的小说是《都市最狂仙医》,是作者游魂007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年前你当我是条狗,五年后我让你活得连狗都不如!且看天才医生与修仙结合的他如何在都市,所向纵横!...

《都市最狂仙医》小说试读

此时。

已是深夜!

恰是杭城夜间生活开启的最佳时间。

夜来香这个本该是纵享极乐的地方,却走出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

沿途安保们,见着来人,恭敬问候,只不过许磊的脸上却始终挂着一抹苦涩。

站在夜来香门口,吹着微凉的风近十分钟后,许磊搓了搓自己的脸颊,拿出手机看着联系电话上师父二字,一时间有些迷茫。

遥想起当初拜师时,陈之豹那番气焰滔天的自我介绍:“老夫,陈之豹!在杭城乃是最德高望重的存在,也是最具影响力的泰斗级人物,仅差一步便是宗师,你小子拜入我的门下,以后在杭城便可以横着走,如有不服者,报我名号即可!”

许磊在这一刻,竟觉得是陈之豹的这番言论是何等的可笑。

金辉集团,每年上供那么多的红利,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求一份安全。

但现在?

他这位猖狂至极的师父,怕是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吧?

一念至此。

许磊一步垮上寻常人一辈子也买不起的劳斯莱斯中,吩咐司机道:“去陈家!”

陈家!

坐落于杭城市郊一座占地三亩的私人别院中。

在这里,人过留名,车过减速,纵然是飞机都不允许从他家头顶飞过。

平时想要来拜访陈之豹的人,不仅需要提前预约,甚至还需要通过层层安检才可入门。

所幸许磊乃是陈之豹的徒弟,他并不需要进行这些繁琐之事。

十余分钟后,许磊便站在陈宅府邸门前,眼神凝重,他一路上考虑了很多自救的办法,但无一例外最后都胎死腹中。

宗师,作为炎夏明面上最强大的武者。

他们的体量,不单单在炎夏登峰造极,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度,都贵为座上宾的存在。

得罪了宗师,除非得到宗师宽恕,否则必死无疑!

许磊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跑,因为他知道,世界之大,根本就没有他许磊的容身之所。

所以,他也只能来陈之豹这里碰一碰运气。

毕竟,这件事他虽有错,但主犯却是他的师父!

要死,也不该他去死!

沉默良久。

许磊一步跨入陈宅,素来能屈能伸的他,当即四平八稳的跪在数米外一位浇花的老人后面,情绪故作沮丧道:“师父,徒儿没用,肾拿不到了。”

满头白发,一脸黑煞之气的陈之豹,正穿着漆黑的蟒袍在花园忙活,听到动静,也没吱声,仅是慢悠悠的放下水壶,继续迈步前行。

而许磊则跪在地上,以爬行姿态,跟着陈之豹。

良久,陈之豹,语气缥缈道:“老夫给你那么多的资源,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吗?”

“师父,那个人的实力有点强,我......”

许磊话还我没说完,陈之豹竟半开玩笑半正经的反指着自己,“有多强?他能强的过老夫?”

“办事不利就是办事不利,不要讲那么多的理由,老夫最憎恶便是那种做错了事,还妄图解释之人。”

听着陈之豹的数落,许磊在这一刻,神情卑微,不敢插嘴。

外人不知道陈之豹的性格如何,但许磊作为他的徒弟,那是一清二楚。

别看陈之豹,现在和颜悦色,说不定下一秒便会动手杀人。

许久。

陈之豹兴许见惩戒够了,这才淡淡提了句:“罢了,毕竟你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遇到个古武者的确不好对付,这件事你不要管了,老夫安排个古武者去处理吧。”

听闻此话,许磊怔神数秒,他觉得是时候提醒一下他师父,他派出去的人,只怕是去送死的,于是道:“师父,此人现在就在夜来香,刚刚他出过一次手,徒儿斗胆说一句,恐怕古武者怕是......”

然而,许磊这番有心提醒的话语,还未说完,站于他面前的陈之豹,勃然大怒道:“怕是什么?你这个井底之蛙,何时见过古武者的强大?一个年龄不到儿立之年的小子,他能有多大的体量?”

“你以为你不行,别人都不行吗?废物东西,长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要不是看在你一直忠心耿耿上,老夫恨不得一掌拍死你!”

“许磊,你又惹你师父生气了吗?还不快跟你师父道歉?”就在陈之豹这番暴怒的言论,刚一说完,许磊便看到一位与陈之豹年龄大致相仿的老者,缓缓从前厅走了出来,神色平淡道。

“福伯,我......”

许磊一眼便认出,这是陈之豹的管家福伯,也是教导他习武的助理师父。

他有心解释一番,但看到陈之豹,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后,便再次闭嘴。

“阿福,带着我的令牌和许磊走一趟,让那小子乖乖的将他母亲送到我的府邸,不然他的老婆孩子,包括他,就不要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另外,事情办完,去叶家一趟,告诉他们,事情我办了,东西明天送过来吧。”

陈之豹这番侃侃而谈,态度十分倨傲,好似从来都没有将林凡放在眼中过。

然而。

听着陈之豹这番话语的许磊,却感觉后脊发凉。

他感觉他的师父有些异想天开了,林凡是什么人,许磊通过短暂的接触,便知道那是个不能惹的存在。

更别说,人家还是宗师。

他可倒好,不仅要让一位宗师拱手送其母亲去死,还要顺便帮叶家出一口恶气。

这怕不是疯了吧?

一时间,许磊大着舌头,神情无比惊慌的开口道:“师父,您......”

“怎么?为师这么帮你,你到还推三堵四的,是不是被那小子古武者手段吓到了,认为为师现在生病了,就敌不过那个小子了吗?”陈之豹见许磊现在还在这里推三堵四,神情极度不悦的质问道。

站于他一旁的管家福伯,也在这一刻,冷冷开口道:“许磊,你修行资质虽然不错,但是起步太晚了,遇到古武者感觉到惧怕是对的,但是你要知道,古武者他也是分等级的,老爷乃是古武者的巅峰,而我是古武者中期,那个小子我估摸着只不过是个刚刚踏入古武者的人,由我去,便足以解决了。”

管家福伯这番话说完,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再次补充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抓紧带我去处理完,莫要耽误你师父的手术!”

听到这里,许磊一时间竟有些想哭。

妈的皮。

这两个老东西,就不能听自己把话说完吗?

你们古武者的确牛逼,你们古武者的确有等级划分。

但是,那位爷,他可不是古武者,人家是宗师啊!

你们这两个老糊涂,口口声声要人家这个,要人家那个的。

找死也没有你们这样找的吧?

“福伯,能不去吗?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