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 连载中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夏之 骄阳 主角:颜迦靳司年

 男女主颜迦靳司年的小说名字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无删减阅读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小说介绍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小说的主角是颜迦靳司年,这本小说是作者夏之 骄阳的最新热门佳作,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颜迦和姐姐的脸,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小时候被不同的家庭收养,分隔一方,再相见时,她只看见了姐姐躺在冰冷的水晶棺里。报仇么?当然要报!于是,短短五天时间,所有人都发现,靳太太性子大变。往日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如今怼天怼地又美又飒。靳司年眉眼微冷,把人抵在墙上,森然警告,“我提醒你,别玩火。”颜迦嗤笑一声,“抱歉,这火,我已经玩了。”...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小说试读

第8章

颜迦从镜中看到,一个穿着昂贵的普拉达最新款时装的年轻女人,表情傲慢地指着自己的后背。

跟在女人身边的店员惶恐地回道,“对不起池小姐,这套衣服是灵犀系列**版的,本季最新款只、只有一套,可能您刚才没看到......”

女人傲娇的扬了扬下巴,“你瞎吗!我要的是最新最贵的款式,刚才选款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推荐?你自己工作疏忽,还赖我没看到?”

店员被骂的涨红了脸,几近哀求的说,“池小姐,这是我的工作失误,请您原谅。要不您再选一下其他款式。”

池小姐立刻拉下脸来,不管不顾地吵嚷起来,“凭什么叫我选其他款式?我不管,你叫她脱下来,我就要这一套。”

颜迦懒得理会,拿了换下来的衣服,径自向收银台走去。

“等等,喂,你!”池小姐看颜迦走开,自然不肯让她抢走她看上的东西,快步挡在颜迦的身前,蛮横的说,“把这件衣服给我脱下来,它是我的!”

颜迦翻了个白眼,“凭什么?”

池小姐从包里抽出一张卡,啪”地一下拍了一张VIP金卡在收银台上,唇边挑起一声鄙夷的笑容。

“就凭本小姐是这里最高级的贵宾,我有优先购买权!营业员,这土包子估计不懂这里的规矩,你给她解释解释,什么样的贵宾卡才具有优先购买权!”

营业员顿时头大如斗,池小姐这种豪门千金,脾气一向蛮横娇惯,她们以前就没少挨这位大小姐的骂,根本得罪不起。

她为难的看着颜迦,解释道,

“女士您好,池小姐所持的这张高级贵宾卡,需要在本店年消费百万以上,并保持充值五百万才能拥有。

本店条款规定,持有本卡消费的贵宾,对所有商品具有优先购买权,请您谅解。如果您真的喜欢,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去其他店面试着调货......不过很抱歉,灵犀系列服饰一上市就很抢手,缺货的可能性会很大,请您谅解。”

池早早瞥了一眼颜迦,脸上得意洋洋,带着一种极端的优越感道,“这套衣服既然我看上了,那它就只属于我一个人。就算你们能调来货,也只能我池早早买。任何人想抢我的东西,都是做梦!”

她池早早是谁?

市值几百亿的池氏集团唯一继承人,从小到大,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就算买回来丢掉,也不会让给别人!

颜迦微微侧目。

难道她就是时南说的那个,要投资给渣男渣女公司的池氏企业独生女,池早早?

颜迦唇边挑起一丝似有似无的冷笑,瞟都不瞟那张卡,打开手机点了几下,屏幕上显出一个条形码来。

她将条形码展示给营业员。

营业员第一次见这种条形码,不知道作何使用,小心翼翼地用扫描枪扫了一下二维码,之后的表情就变得无比惊讶。

“对不起尊敬的顶级贵宾,是我们失礼了。这套衣服已经属于您了,请问您是穿走还是需要我们帮您包起来?”

稍后,整个店面的营业员都聚集过来,站成一排跟在颜迦的身后,毕恭毕敬的服侍她。

“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顶级贵宾,香家哪里有什么顶级贵宾,现在骗子这么多,你们别像傻子一样被骗了!”池早早看营业员突然转变态度,没人再理自己,顿时像被啪啪打脸一般,恼羞成怒地嚷嚷。

颜迦被营业员们围着殷勤服侍,听池早早如此说话,一双美眸轻扫过去,唇边挑起一丝不屑道,“喜欢我的东西,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拿到手。”

被奚落的池早早,气的浑身打颤,她刚要回嘴,看到柜台中的收银电脑上,还留在扫描过后的页面,上面显示着:香家顶级贵宾,内部006号。

池氏以服装起家,服装产业的负责人池早早,自然知道这个内部006号是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企业的设计团队,以设计总监为主,编号001,其他设计师按照职位不同延续编号。而006号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这个编号的设计师,跟团队是合作的平等关系,拥有极大的主持权和决策权。

池早早的嘴巴,不觉张得老大。

香家的设计师一向排外,从来没听说用过外面的设计师与他们合作,能够成为006号编码的合作设计师,这个女人绝非一般人。

营业员在颜迦身边忙碌着,没人再理会池早早。

从小到大第一次被别人如此藐视,处境难堪的池早早,此时心里如同猫爪挠心一般。

颜迦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教训了她一顿,更让本就不忿的池早早气到脸上一块红一块白。

突然间,池早早看到电脑旁放着一瓶打开的黑色墨水,旁边放着一支派克钢笔,她的唇角旋即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她趁人不注意,把钢笔吸满了墨水,回身便朝颜迦的身上用力甩去。

随着营业员的一声尖叫,颜迦的衣服上被甩出点点墨汁,池早早得意地冷笑,觉得还不过瘾,回头又把墨水瓶推倒在收银台。

大半瓶的墨水倾泻而出,将颜迦换下来的那套棉麻衣服染了大半。

池早早故作惊讶,傲慢无礼的说,“哎呀,人家是不小心啦,不好意思啊!”

衣服上被故意甩了墨汁,她并没有失声尖叫,只是眸光骤冷。

可当墨汁瓶“咣当”一下倾倒,墨汁染黑姐姐最爱的衣服时,颜迦的一双美丽的眼睛瞬间狰狞,瞳孔蓦地收缩起来。

她快步上前,将姐姐的衣服提起,然后,“啪”的一声,一巴掌重重打在了池早早的脸上。

“你、你敢打我?”池早早的脸顿时涨出几个红色手指印子,她捂着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池早早可是帝都四大企业之一池氏集团的千金!

从小到大,佣人、厨师、保姆,司机甚至朋友,只有她打别人的份儿,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谁敢打她!

“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选日子吗?”慑人的目光从颜迦眼中射出,让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

这是姐姐最喜欢的衣服,却被故意泼了大片大片的墨汁!棉麻的衣服本来就不耐搓洗,一旦染了深色的东西,基本就算毁了。

“贱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打我!”池早早哪里吃过这种亏,一双化了浓妆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她怒气冲天地上前一步,抬手冲着颜迦的脸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