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佬放肆撩 连载中

偏执大佬放肆撩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花清舞 主角:秦南笙靳墨渊

秦南笙靳墨渊免费阅读_偏执大佬放肆撩小说免费阅读

《偏执大佬放肆撩》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偏执大佬放肆撩》,作者是花清舞,该小说讲述了秦南笙靳墨渊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现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前世,她遭遇黑粉围堵,被蛇蝎姐姐推下高楼,死无全尸。一朝醒来,秦南笙发现自己竟回到七年前!面对俊美如斯却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她只有一个念头:抱紧这根大腿!重生后,她撕绿茶、斗贱女,捂着各种马甲称霸全城,玩得不亦乐乎。某个被她忽略的未婚夫终于怒了。“秦南笙,忘了自己什么身份是吧?”秦南笙小心脏不停扑腾,赶紧凑上去讨好。有人不服:“她凭什么成了靳爷的心尖宠?”秦南笙冷笑:“就凭靳爷没我不行!”...

《偏执大佬放肆撩》小说试读

第14章

郑秀梅一把甩开儿子,咬牙切齿的骂道:“你真是我养的好儿子!竟然当众数自己亲妈,让我难堪,好啊!”

秦昊天同样一肚子怒火,索性也收回双手,冷冷反驳:“您看看您做的那些事,您让我怎么办?”

“我做什么了?我不过是将那贱蹄子迷昏扔到地下室,免得她破坏歌儿和三爷的订婚宴!”

郑秀梅理直气壮,她在家一向没人敢反驳,今天处处碰壁,肺都要气炸了。

秦昊天一听,顿时觉得一股怒火就要从喉咙里喷薄而出!

狗屁歌儿和三爷的订婚宴,人家看中的是南笙,跟歌儿有什么关系?!

母亲这分明就是看到三爷气宇轩昂,风声俊朗,所以便又想将最好的给南歌!

秦昊天险些脱口吼出这些话,然而想到这是在宴会现场,到底是逼着自己咽了下去。

走到门口,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秦南笙,心里多少有些内疚,这孩子受苦了。

“还看什么看?!要不是这个贱蹄子,好好的订婚宴能闹成这样吗?!”

郑秀梅怒吼一声,老脸上一片狰狞,现在撕碎秦南笙的心都有了。

秦昊天闻言,边走边怒道:“您没完了是吧?!要不是您和南歌太过分,南笙能做这些吗?!”

“你个不孝子!我打死你!”郑秀梅扯着嗓门尖锐的怒吼一声。

可吼过之后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眼前有些眩晕,身子一个踉跄就险些摔倒,她赶紧叫道:“儿子......”

秦昊天也是一惊,到底是生养自己的亲生母亲,他怎么能狠下心来?!

“行不行?”秦昊天一把扶住她,沉声问。

郑秀梅一边气喘,一边摆手:“心脏难受,你别再气我,否则真把我气死,我看你怎么办!”

“您......行,我不说了!”秦昊天重重的说。

郑秀梅拍摄胸口,暗暗琢磨,今晚怎么就控制不住火气呢?!

若是往常,她就算再怎么瞧不上这贱蹄子,当着外人的面,也多少会有所收敛,为的是秦家的脸面。

可今天,她似乎只想撒泼骂街,这......难道又是那贱蹄子搞得鬼?!

宴会厅里,沐云没有走。

今天是南笙订婚的日子,若是她这个当母亲的都离开了,南笙要被传成什么样?

但她也没有上去,而是缓缓坐下,发红的双眼静静的看着台上。

骚动的现场渐渐安静下来,典礼台有些狼藉,所以这订婚宴的气氛变得诡异。

这时候,裴少杰上台,笑着说:“各位,刚才给大家看了一场好戏,现在订婚宴正式开始。”

其实说是订婚宴,但是靳墨渊这边只来了他和助手,而秦南笙这边也只剩下了沐云,等于没有家长在场。

而且那些订婚中繁琐的流程都没有。

靳墨渊搂着秦南笙,霸道开口:“从今天开始,秦南笙是我靳墨渊的未婚妻。”

说完,他拿出一条准备好的项链戴在了秦南笙的脖子上。

不是名贵的珠宝,而是一个水滴形状的小瓶子,里面有蓝色的液体。

现场一片震惊,有人小声说:“这就是靳爷给秦家二小姐的信物?这也太......”

那人没说完,可大家想到的都是“寒酸”两个字。

而靳墨渊脸上非但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反而勾了勾嘴角,眼神轻蔑。

秦南笙微微发愣,她记得这个项链。

前世他也是将这个戴在她脖子上,但她那时候失身给他,大闹订婚宴,狠狠摔碎了吊坠。

当时他仿佛被杀神附体,狠狠掐着她的脖子,差点要了她的命!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里面是他母亲亲手调制的的香薰,也是她最后的封笔之作。

“谢谢,我会珍惜的。”

秦南笙攥着吊坠,轻声说。

她在讨好靳墨渊,如果想抱紧他的大腿,首先必须让他厌恶她才行。

靳墨渊黑眸一闪,没有料到她竟然会这么说。

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东西作为信物,这等于是打了她的脸,她就一点都不在乎?!

“记住你说的话!”

冷冷聊下这句话,靳墨渊看向庄睿,寒声命令:“回公司!”

“是,三爷。”

庄睿答应一声,临走的时候也看了秦南笙一眼。

今天他看了一场好戏,看来这是秦家的二小姐也不是个善茬,并不那么好对付。

这样也好,若是个柔弱的软柿子,只怕除了给了三爷惹麻烦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三爷,等我啊。”

裴少杰喊了一嗓子,又冲着秦南笙说:“再联系啊。”

他喜欢看热闹,而且预感只要有这个女孩在,以后肯定还会有热闹可以看。

其他三人也赶紧追上去,只是临走的时候都看了秦南笙一眼,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们一走,气氛顿时放松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压迫感。

不过这场面也多少有些尴尬,毕竟那么多豪门之间的订婚宴,还从来没有如此简陋、简单的。

众人不禁看向秦南笙,心里暗暗琢磨着靳墨渊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若是不想娶她,又犯不着特地派人登门提亲,若是想娶,今天的难堪又算怎么回事呢?

其实秦南笙此刻心里同样不解,靳墨渊那个霸道又冷血的男人到底为什么要娶她?

“南笙。”

听到沐云叫她,秦南笙收回视线,看向母亲:“妈,怎么了?”

“这个是秦家为你准备的嫁妆清单,你回头亲自交给三爷吧。”

沐云将一张精致的卡片递给她。

秦南笙有些发愣,按习俗,订婚宴上男女双方是该交换聘礼和嫁妆的,可是靳墨渊那边没有。

前世的时候,秦家也是什么都没有准备,以至于订婚宴之后,她成了豪门圈的笑柄。

“谢谢妈。”

秦南笙艰涩开口,目光也有些复杂。

这些是给她准备的,还是因为秦南歌准备代替她,所以秦家才准备了这些?

家里多半是郑秀梅做主,应该是后者吧?

沐云又何尝不是眼睛又酸又涨?!

如果不是早上婆婆让她把那碗面端给南笙,女儿又岂会差点被人糟蹋?

“南笙,我......”“妈,咱们先招呼这些客人吧。”

虽然靳墨渊走了,但是这么多宾客还是得招呼,至于她和母亲的事,三言两语说不清。

秦南笙换上笑容,端起酒杯敬酒。

到方雅静那一桌的时候,方雅静阴阳怪气的说:“二小姐,恭喜你土鸡变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