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 连载中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阿古朵阿 主角:苏轻橙费逸恒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大结局精彩试读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最新章节目录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小说介绍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小说是阿古朵阿的倾情力作,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苏轻橙费逸恒的故事动人心弦。《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小说讲述了:前世,苏轻橙是世人眼中的名媛典范。品学兼优,才貌双修,温柔善良,娇弱如花。妹妹渣男欺凌羞辱,养父母欺骗利用,为了名声,她咬牙忍下。可谁知却被至亲之人卖给恶人,惨死火海。苏轻橙发誓,若有来生,她一定重新来过,当好绿茶!用最温柔的手段,虐死这群渣!老天有眼,她重生了。苏轻橙手撕渣男,脚踩贱女,委屈的红着眼,瑟瑟发抖:你们欺负我,我害怕~某总裁递上刀:我家夫人柔弱不能自理,诸位的心不痛吗?下一秒。苏轻橙:这刀太钝,换一把!众人:.........

《宠妻至上:闪婚老公是大佬》小说试读

第3章

“啊?对不起徐哲哥,可我没有欺负傅阮姐啊。”

苏轻橙嘴角露出轻蔑鄙夷的笑意,语气却刻意放软下来。

“怎么了?”徐哲听出她声音有些不对劲。

苏轻橙脸上尽是讥讽的笑意,语气却仿佛在隐忍痛处,“下午傅阮姐为了抢外婆留给我的八音盒,踢了我的胃,到现在都很疼。”

她呜咽了几分,“徐哲哥,我真的不明白,傅阮姐怎么那么讨厌我,讨厌到要打死我。”

徐哲沉默了半晌,“这.....阮阮不是这么说的啊,那个....你没事吧?”阮阮?苏轻橙冷笑,都叫得这么亲热。

“没....没事,就是很疼。”

苏轻橙语气虚弱,徐哲原本想给傅阮出气,见她一直喊疼,没法再说什么。

他庆幸苏轻橙还是很信任他,遇到痛苦的时候还这么依恋他,丝毫没有怀疑他。

“那你好好休息。”徐哲安抚了几句,丝毫没有提傅阮的过错,仿佛这件事不存在,“阮阮她其实是个好女孩,你好好对她,别惹她生气,或许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苏轻橙差点被徐哲的**震惊,她受了伤,却要怪她这个受害者,要她体谅施暴的人?

苏轻橙挂断了电话,手紧握成拳,指甲在手心掐出了血,痛得手掌麻木也不肯放开,这点痛比起她前世被火烧死的痛根本不值得一提,更痛的是,她被抛弃背叛伤害的心。

她放开手,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喂,表姐吗?”

电话被瞬间接起,“喂,是橙橙?!”

苏轻橙鼻头酸涩,差点失去控制,她努力压抑住想要哭的情绪,除了去世的外婆,只有她的表姐苏心言真心对她好。

前世,苏心言就察觉到苏家父母对苏轻橙的态度变了,提醒她注意,结果,她却觉得她挑拨离间她和父母的感情,和她生疏。

最后,苏家父母伤害她,苏心言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帮助她逃跑,不惜得罪傅阮得罪苏家,让自己受到牵连。

“你怎么了橙橙?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傅阮?”

发现苏轻橙不对劲,苏心言立刻紧张起来。

“表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苏心言虽然也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但为人亲和,从来不以貌取人,也不看别人家世,都愿意真诚待人,所以交友广阔,认识很多厉害的人。

有些事,苏轻橙无法亲自出面,只能找唯一信任的表姐。

“好。”

苏心言没有问是什么事,直接答应下来。

苏轻橙无法抑制心底的感动,红透了眼眶,终于忍不住释放出来。

“姐,我好想你。”

苏轻橙从来都是个喜欢撒娇喜欢依赖别人的小女生,想要给别人全心全意的爱,也希望得到别人全心全意的爱。

可现实容不下她的天真,逼得她不得不强大不算计,不然就要被欺负到死。

苏轻橙和苏心言聊了一夜,彼此说了很多交心的话。

几天后。

苏轻橙来到咖啡馆,坐下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双手握住咖啡杯,静静地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风景,却不知道,自己成为了这个咖啡馆最美的风景。

年轻的男女对着她侧脸感叹,怎么会这么清纯好看的女生。

直到苏轻橙对面坐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一些想要微信的男生惋惜的收回目光,果然美女都有人追,他们没机会了。

苏轻橙抬眸看向对面的陌生男人,微微一笑,“你好。”

男生愣了愣,没防备对上她的笑,他很少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没忍住耳尖红了起来。

“你是心言的表妹?”

苏轻橙点头。

男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文件袋给她。

“你要的东西。”

“谢谢。”苏轻橙接过,折起来放在了包里,男生送完东西起身离开。

苏轻橙嘴角微微勾起,今天,本该是她将傅阮和徐哲捉奸在床的日子。

前世,她无法接受傅阮成为徐哲的小三,回家哭诉,祈求苏家父母主持公道,结果被指责不懂事,害苏家丢脸。

这件事最后,她失恋得抑郁症,傅阮徐哲甜蜜订婚,苏家父母还逼她出席订婚宴,让她被所有人嘲笑。

这次,她没有去,她要用另一个方式,让他们付出同等代价。

苏轻橙起身准备离开,一个男人越过她,冲到了她的桌子旁,一把抢走了桌子上女人的孩子。

“啊!你干什么!”女人吓了一跳,看清楚男人是她的前夫,脸色大变。

“这是我的儿子,我要带走他。”男人满脸狠厉的说,手紧紧握住男孩的手腕,将他细的仿佛能被掐断的手腕捏得发红,疼得男孩哇哇大哭。

“好疼,爸爸你放开我!”

男人凶神恶煞,“你个白眼狼,你敢让我放开,肯定是你妈教唆的,让你不认我!”

女人心疼儿子,想要抢回,又怕男人失控做出伤害他的事,害怕又无措。

苏轻橙瞧出不对劲,这男人有暴力倾向。

“求求你放开我们吧,如果不是你家暴我和儿子,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母亲为了儿子可怜的哀求前夫,男人将一杯咖啡泼在她脸上,烫的女人脸都红了半边。

四周纷纷有人看去,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甚至有人用手机拍下这一幕。

苏轻橙拦住店员,“你们店里发生暴力事件,你们不报警吗?”

店员不耐烦的白了她一眼。

“别人的家务事怎么管,小姐你要买单吗?”

苏轻橙不敢置信店员的冷漠,她深吸了口气,男人又高又胖,看起来一拳就能把她打死,她里不是不畏惧,但她的良心让她没办法眼睁睁看女人孩子受欺负。

她走上前,趁男人不注意,将路过店员盘子里滚烫的咖啡浇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男人胳膊被烫的红了起来,疼得大叫,放开了男孩。

苏轻橙一把抢过男孩,将他推到女人的怀里,女人赶紧抱住儿子远离,还不忘对她道谢。

“谢谢,谢谢你!”

男人反应过来,见儿子被女人抱回去,疼痛让他失去了理智,却没有思考,咖啡泼在前妻脸上也是同样的痛苦,他转身看向苏轻橙,“你个贱女人!”

苏轻橙在他的拳头伸向自己之前,拿出了手机。

“我已经报警,警察还有五分钟就来,你敢打我,我就请律师告到你倾家荡产!”

苏轻橙接受的是淑女教育,只知道温柔知礼,从来没有这样吓唬过人,拿住手机的手指有几分发颤,但她硬是强忍住,装出凶狠的样子震慑眼前的男人。

男人见苏轻橙皮肤白,身材清瘦,是个弱女子,想教训她,一听她报了警,还要告到他倾家荡产,欺软怕硬只知道打老婆孩子的他连句狠话都没说,吓得立刻跑了。

咖啡馆内原本冷漠的众人被苏轻橙惊得目瞪口呆,有人忍不住鼓起掌来,露出敬佩的神情,有人将全程拍下来传到了网络上。

苏轻橙轻怕了下胸口,刚刚真是吓死她了,但见到女人和小男孩都安全,她不后悔刚才的冲动。

她拿起包离开咖啡馆,却不知道身后二楼的栏杆上,一个身材挺拔,俊美不凡的男人,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