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 连载中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神经西西 主角:叶知鸢傅竟琰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叶知鸢傅竟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介绍

豪门总裁小说《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由网文大咖“神经西西”创作编写,作者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叶知鸢嫁给天之骄子傅竟琰,全城艳羡。可突生异变,她莫名其妙成了监控视频里的杀人凶手!被误会、被凌辱、被抛弃,叶知鸢只剩半条命,那男人却仍不愿放她走。浴血归来,她要渣男贱女一个个都跪在她脚下!只不过,这姓傅的还不等她开口就眼泪汪汪:宝,是我该死,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叶知鸢翻着白眼,只想换个新马甲,再继续虐他!...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试读

忍着剧痛,叶知鸢开始认认真真地根据图纸制作她的作品。

制作这些精细的皮具和珠宝,需要十分精准的手指力度,现在叶知鸢的手上满是伤痕,每做一会儿,就疼得她一头冷汗,实在是太过煎熬。

叶知鸢熬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完成了作品雏形,虽然她还有一点不太满意,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

太累了,叶知鸢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睡梦中,傅竟琰还牵着她的手,一起幸福甜蜜地走着,但是转眼之间,一辆巨大的车向他们撞来,吓得叶知鸢疯狂大叫起来:“竟琰!小心啊!”

傅竞琰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径直消失在大车的后面。

大车紧紧地跟着叶知鸢,不管她往哪个方向跑,大车都一直追着她,叶知鸢快要急哭了,焦急地喊着:“竟琰,救我!救救我!”

大车冲向叶知鸢的时候,她才发现,司机就是傅竟琰,她惊恐地尖叫起来:“竟琰!不要!”

一阵剧痛传来,叶知鸢觉得自己的半张脸都麻木了。

睁开眼睛,看见傅竟琰一身酒气地站在她的面前。

他的身上还湿漉漉的,夹杂着一丝纸灰的气息。

这个味道……他又去墓园了吗?

叶知鸢看着傅竟然琰一脸茫然又痛苦的样子,本能地往后缩了缩:“你……你怎么了?”

可出人意料的,傅竟琰竟然矮下shen,将自己的头深深埋在了叶知鸢的颈窝里,看上去,仿佛受了一天折磨的人是他。

叶知鸢的心脏蓦地一动,手臂不由自主地轻轻落在了傅竟琰的后背上。

跟这男人相识数载,见他这样狼狈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

叶知鸢知道,傅璟的死,真的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傅竟琰紧蹙着长眉,眼眶泛着血红,低声哽咽着控诉道,“为什么我弟弟死了,你却活着?嗯?为什么……为什么你活得好好的?你也睡得着么?难道你不会梦到小璟死前痛苦扭曲的脸么?叶知鸢,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叶知鸢的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紧攥了一下,痛到窒息,她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傅竟琰靠在她肩头的身体砸在床上。

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好像刚刚的脆弱和无助只是一场幻觉,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又变成这一个月来叶知鸢已经见过无数次的怨恨,厉声道,“骗子!你这个骗子!我傅家哪里待你不好?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害我弟弟!”傅竟琰一边怒吼,手中的力道一边渐渐增大。

叶知鸢只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被他掐死了。

“咚!”傅竟琰还不解恨,拽着叶知鸢的头发狠狠地一下又一下撞在墙上。

晕眩感再次袭来,叶知鸢看着眼前咆哮着的傅竟琰,他和自己曾经深爱着的那张脸似乎不像是同一个人了。

被最深爱的人抛弃是什么感觉?

被唯一可依靠的臂膀推进深渊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不如就随了他的心愿,一了百了吧。

泪水模糊中,叶知鸢狠狠地朝着自己的舌头咬了下去。

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看着眼前身影模糊的傅竟琰,叶知鸢咧嘴一笑,鲜红的血液便喷薄而出。

傅竟琰似乎是意识到了叶知鸢的意图,连忙用力地捏开了她的嘴巴,随即抽打着她的面颊,怒吼道:“叶知鸢!你别想就这么轻易地死了!我不允许!”

叶知鸢在疼痛与晕眩中笑了。

她的生死,她掌控不了,全在傅竟琰的手中。

鲜血往外涌着,叶知鸢想,要是能就这样死了,也好,没有负担,没有折磨。

看着叶知鸢一脸漠然的样子,傅竟琰更加地愤恨:“你以为你把舌头咬烂说不了话,就能逃脱罪责了吗?”

叶知鸢已经痛到麻木,双目空洞,盯着面前陌生的傅竟琰,一言不发。

她呆滞的样子激怒了傅竟琰,他用力地将叶知鸢狠狠地甩到地板上,鲜血溅在地上,落下一串血花。

“你不是很会狡辩吗?”傅竟琰踩在叶知鸢的背上,用力踩下去:“这张烂嘴现在怎么不出声了?嗯?”

冰冷的地板上,叶知鸢艰难地喘息着,背后的男人曾经也说过要永远宠爱她呵护她,但是她从没想过,他也会将她踩到地狱。

傅璟不是我撞的……

叶知鸢在心底默默地说。

这句话已经说了无数遍,但是,没有人听,没有人信,傅竟琰不信她,谁还会信呢?

闭上眼,叶知鸢死心了。

发完火,傅竟琰的酒气似乎淡下去了一些,他看了看趴在地上喘息微弱的叶知鸢,无情地从她的身上迈过去,狠狠地踢翻了她的工作台。

一时间,工作台上所有的东西“呼啦”一下掉到了地上。

“我的包……”趴在地上的叶知鸢嘶哑地喊出这一声,只觉得天都塌了。